關於部落格
清潔業
  • 1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超配的領導職數該瘦身了

  胡印斌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1月08日02版)   中組部近日通報了專項整治超職數配備幹部進展。截至目前,全國超職數配備的4萬餘名副處級以上領導職數中,已消化15800多名,完成近40%。據披露,此前四輪中央巡視發現,全國19個省區市被指存在超配幹部問題,僅遼寧一地超配幹部數量就達26272人。(《新京報》1月6日)   官員超配現象不乏媒體報道,比如福建龍岩市被曝政府辦有18位副職,其中,副秘書長就有13人;內蒙古全區12個盟、市,設有30多個巡視員、63個副巡視員,區發改委班子成員多達17人。但是此番中組部首次披露全國超職數配備幹部的“規模”,讓認識從個案上升到整體,震撼之餘不禁讓人發問:為什麼會存在數量如此大的超配幹部?   有專家指出,“副秘書長”超配已成一種普遍現象,各地近來也頻頻砍掉很多“副秘書長”,為黨政機關瘦身。不過,幹部超配成風,似乎也不能將目光僅僅盯在“副秘書長”身上,還有大量的巡視員、調研員、助理等職位,滋生並容納著不同級別的幹部。“副秘書長”只是一種典型表徵罷了。   一方面,官員大量超配,或與機構編製執行不力、政策界線缺乏剛性有關。儘管國家層面的《機構編製監督檢查工作暫行規定》明確禁止幹部超配,並有相應的懲處規定,但在實踐中,各地各部門仍有足夠的游移、博弈空間,千方百計拓展幹部職數。而每一次專項清理,均陷入“越清越臃腫”的怪圈。風頭一過,官員又如雨後春筍,一茬茬冒出來。   這其中,執行到不到位確實是一個問題,相關政策規定的模糊性也加大了超配的彈性空間,很少有機關部門因為超配幹部被問責。常見情況是,即便被髮現超配,往往也是要求在一定時間內“消化”,通過內部調整解決超配問題。能上不能下、只要成為既成事實,就不會被拿下。這樣過於“人性化”的處置,為各地各部門超配幹部提供了可操作餘地。   另一方面,官員擁塞於途,也與掌握公權力者占據大量經濟社會資源,同時社會相對發育不足密切相關。官員在資源配置上依然掌握著不可低估的話語權。儘管近年來主動請辭的官員不乏其人,但從總體數量上看,仍屬個例。在廣東、浙江等經濟發達地區,以往板結的“官本位”現象或許正在鬆動,社會上有能力的人實現個人價值的渠道得到了拓寬。但在一些經濟欠發達地區,為官仍是社會精英的主要選擇。   一個社會的良性運行,當然離不開包括官員在內各種人才的努力,但若是由納稅人供養的官員隊伍過於臃腫,不僅會直接耗費巨量經濟社會資源,也會間接影響民眾正常的生產生活。鑒於此,有必要加快超配幹部的清理速度,既要鼓勵官員主動離職,讓出位置;也應該通過制度化、法治化的甄別,褫奪那些不該獲得官帽的人的帽子。  (原標題:超配的領導職數該瘦身了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